专访|网文作家爱潜水的乌贼:“上场”的“后浪”

2020年是联合国75周年,也是可持续发展实施行动关键十年的第一年,是“行动主义超级年”,在可持续发展目标下, 联合国呼吁全世界共同采取行动避免贫穷、维护地球、改善所有人的生活和未来。

今年8月12日联合国国际青年日的主题是“青年参与全球行动”,多位中国青年通过腾讯与联合国公使机构牵头主办的“中国青年对话未来”系列活动发表自己的声音。

其中,网文作家爱潜水的乌贼作为青年代表在《2020青年联成议会》节目中公开发表关于环境保护的主题演讲,这也是网络文学作家首次攀上联合国舞台,与当代青年代表共话可持续发展议题。就此契机,新华新闻记者邀到了这位正在行动的“后浪”与我们共同讨论当代年轻人的格局与愿景。

爱人潜水的乌贼在2020青年联成议会上演说《诡秘之主》与环境保护《诡秘之主》是爱潜水的乌贼所著的西方奇幻类小说,包含了克苏鲁风格、类SCP元素、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风情和蒸汽朋克情怀等一系列的新奇元素。作者在书中刻画了一个蒸汽与机械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枪械巨舰与魔药占卜并存,主人公从诡秘之中醒来时,进行了一段有关“愚者”的传说。

作为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也被读者称为“乌贼娘”或“乌贼”,凭借《诡秘之主》在过去的一年中收获满满。这本小说在2019年夺得所属类别榜单第一名宽约八个月,乌贼本人也在2018年取得第三届“橙瓜网络文学奖”百强大神的荣誉。

以第一次工业革命为背景的小说《诡秘之主》也成为了乌贼选定这次青年联议会主题的原因。

“对于那个年代,我最早的印象应当和大部分人接近:一排排高耸的烟囱;不断喷往高空的红汽;严丝合缝的齿轮;露出在外的铆钉;闪烁黄铜色泽的装饰;精致而简单的怀表;极大的,轰鸣的列车与舰船……”与很多喜欢蒸汽朋克元素的人相似,乌贼最初也是带着审美趣味和某种憧憬来了解蒸汽朋克和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历史年代。

“那是带着某种浪漫情怀的画面。可是,在我搜集那个年代各种资料,做创作准备的时候,我却找到实际情况和我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

盖住厚实的历史记录,摘得想象与美化的滤镜,他看到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由于对资源的粗放开发造成了环境污染和一系列的衍生问题。“其中,一代代积累的大气污染问题,在1952年的伦敦,于短短几天内,让四千多人意外去世。他们之中很多人什么都没做错,只是正常地外出下班,就那样剧烈咳嗽着病死了。”触目惊心的事例促使乌贼开始反思我们的时代,否环境污染仍在之后,否还有无数无辜的人在被动受到环境污染所带来的伤害。

因此在小说《诡秘之主》中读者可以看见,乌贼在书中通过具体的故事把环境污染的一些问题呈现出在读者面前,引导读者去注意和反省环境问题,并希望大家采取行动,无法让历史上再次发生过的悲剧再再次发生在我们现代。在小说中的敦促与联成议会的演讲,正如乌贼所说,都是在全球应付挑战的大局势下“做到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些事情”。

《诡秘之主》“上场”今年是乌贼开始写出网文的第八个年头。伴随网文的发展和主流化,他幸运地赶上了智能手机和网络普及的时代列车,享用到红利之外,背后日复一日的坚决与付出也功不可没。

刚开始兼职创作第一部小说的时候,乌贼每天白天上完班晚上回家展开文学创作,从六七点写到十二点,入眠已经是凌晨,而第二天八点前又必须睡觉下班。在疲乏的生活状况和各方的压力下,他已完成了第一部小说《灭运图录》。在放弃和坚决边缘不断游走的乌贼在这段时间时常问自己要不要退出,返回正常的生活状态,但最终还是凭借一腔热爱与纯粹坚持了下来,“但是我对故事还是有坚决,想着尽量把这个东西讲原始,不管怎么样,我第一本书必须把我想写的东西都写出出来,就是纯粹当时坚持这么一两年,把我的心愿已完成了。”

一边是创作,一边是对生活的迷茫。乌贼在小说的情节中不断叩问自己,而最终也通过故事的推演得出了结论,帮助自己战胜了内心的迷茫。读者在这一阶段的正面对系统也给了他很大的信心和勇气,他坚信也许自己“适合不吃这行饭”,可以沿着这条路回头下去。在创作第二本小说的时候,乌贼从全职改以了全职,全身心投放到了网文的创作中,并凭借杰出的作品取得了更多读者的喜爱。

乌贼的经历听一起似乎又是一个老套熟知的励志故事,但是这个过程也正是无数的年轻人“上场”后正在经历或者即将面临的人生考验。

今年青年联成议会的主题是“上场”,乌贼也和澎湃新闻记者分享了他对于这个词的理解。“每个人总会面临一些事情,不是任何事情都能逃避的,有些事情总是需要上场去面对。”

满地都是六便士,抬头看见月亮的人却也有过挣扎和怀疑。“我们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做非常简单的工作。当时就是每天为房价担忧,看看能无法负担得起房之类的,但是又想创作故事。整个环境氛围不告诉是不是必须做这个事情,因为我不知道能够坚决多久。后来还是实在趁年轻,该去面临、该去努力一把的还是多努力一把,慢慢开始从全职创作到现在全职创作,这么一步步回头过来。”

所以,有时候“上场”并非代表已经全副武装。尚未佩剑的少年,上前便是江湖。在不断自由选择和行进的路上,在上场面临困难的时刻,在风雨兼程的过程中,少年已然历尽千帆。

爱潜水的乌贼“后浪”“后浪”是充满希望的,更是充满包容与和解的。

在乌贼显然,“后浪”是现在的年轻人们因为国家的强劲,相比较他这一辈而言视野更加开阔,需要有更丰富的资源。同时,他也明确提出“除了生活在大中城市的年轻人之外,还有很多生活在贫困山区,生活在农村、乡下小城市的年轻人。他们有可能没有能享用到网络发展的红利,但是他们也有自身的精彩,我觉得当我们辩论后浪的时候,不能将目光只侧重在大中城市,还得去往更多地方的青年那里看一看。”

新潮是一个特点,但不不应是这个群体的标签。辽阔的世界中具有各种色彩的“后浪”,“很多的年轻人可能不是那么新潮,但是显然是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到着自己的事情,能够尽职尽责做好自己的事情,为整个国家的建设添砖加瓦。”这是对“后浪”们最真实也是最真诚的认知和期许。

网文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在逐渐拥抱主流。一方面由于创作的质量在不断提高,另一方面也是网文的创作者和读者在逐渐成为社会的主流。在新人辈出的网文界,乌贼也坦言面临有实力的年轻新人会产生些许的自我猜测和担忧。但作为本身在创作中不断尝试和探索有所不同题材的网文作家,乌贼也非常高兴看见能有更多新的创作者继续为网文拓宽边界,尝试更多样的风格。

最后乌贼还以自己的创作经历希望更多的作者进行创作。“我实在第一还是忠诚自身的信念,坚定是最重要的……除了真的天赋异禀的那种人,其实大部分有点写作天赋的人,第一次写的时候认同都是很恋爱的,有可能就在练笔期、提升期就把自己放弃了。”乌贼的写作方法是边写边总结,他在写第三本小说《一世之尊》的时候指出自己的细节不够明确真实,于是在后一本小说《武道宗师》中自由选择写出偏日常的题材,通过细节甜美故事,为读者带来了栩栩如生的效果。

“蒸汽与机械的浪潮中,谁能看清非凡?历史和黑暗的迷雾里,又是谁在耳语?我从诡秘中醒来,睁眼看见这个世界:枪械,大炮,巨舰,飞空艇,差分机;魔药,占卜,诅咒,倒吊人,封印物……光明依旧照耀,神秘从未靠近,这是一段‘愚者’的传说。”

这是《诡秘之主》的概述,正如引人入胜的简短介绍,乌贼的小说总能带来读者不一样的惊喜。其实,乌贼自己的茁壮经历就是一部小说,是一部关于决择、忠诚和勇敢的小说,也是当下“后浪”们奋斗经历的一瞥。

“后浪”已经上场,坚信乌贼和众多的“后浪”们在全球未来的格局中也将扮演着更加最重要的角色。

(本文来自新华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求下载“澎湃新闻”APP)